大師及講師介紹

視力鍛鍊大師

 

力歐‧安加特(Leo Angart)

Leo是北歐丹麥人。他結合西方的物理治療和與東方的氣療,開發出「神奇的眼睛」課程,推展到全球各地,嘉惠無數雙的眼睛。其中氣療習自蔡國水大師(Master Choa Kok Sui)。這套療法,當年治癒了他的眼睛,更使他體悟到「能量」才是恆久成功,恢復視力最重要的因素。在以自然療法改善視力之前,Leo本身有25年的 550度的近視,也有老花,兩副眼鏡輪番上陣。現在的Leo不但沒有近視或老花,也沒有任何眼睛的毛病。

近幾年歐洲吹起自然飲食與自然療法之風,Leo這套『免開刀,免吃藥,免點藥水,免配眼鏡』即可改善視力的純自然療法當然廣受歡迎。Leo雖定居德國,卻往返全球各地,巡迴授課。
自從1996年他發展此課程並推廣到全世界,效果顯著,深受好評。課後只要認真練習者皆證明:沒有人需要一輩子戴眼鏡!每個人都天生就擁有恢復完美視力的能力!

在其大作“Improve Your Eyesight Naturally”(動動眼肌視力自然好回來)一書中,Leo在『前言』裡,詳細描述了他如何在觀賞一次催眠秀時,得到靈感;又在機緣和毅力交錯之下,發展出自癒其眼的功法,進而將之成為一個課程和事業。

該書於2002年6月在德國出版後,立刻成為最暢銷書,且多次再版。中文翻譯工作,由其忠實的追隨者徐恒功博士由英文版為之,已於2014年9月出版。

Leo風度翩翩,是個熱忱的謙謙君子。他的課程在全球頗負盛名。他雖然不會講中文,卻十分熱愛東方文化。他衷心期望協助台灣所有成人與孩子,養成視力鍛鍊的習慣,終生光明,遠離眼鏡!


視力鍛鍊講師

 

徐恒功 Hank Shu

現職 : 歐格利健康事業有限公司 董事長

經歷 : 百略醫學科技營運長,研華科技歐洲總經理,岱凱通訊台灣總經理

           迪吉多 (HP)台灣行銷副總,迪吉多 台灣南區協理,迪吉多 美國總部產品經理,迪吉多合併專案專案經理

           神通行政經理,神通業務經哩,IBM 業務代表

學歷 : 台大電機系學士,政大企研所碩士/博士

感謝各位學員的參與及配合,2006年二月份Leo老師的課程已經圓滿結業,有近百雙大小眼睛受惠,包含專程由美國趕 回來的Ivy和紐西蘭趕回來的Jane母女。在最後一堂課的結訓感言中,諸多學員對Leo的衷心感激,令人動容。有位學員甚至感動到淚流滿面。

屈指計算,偶然接觸Leo Angart獨特的自然療法課程『神奇的眼睛視力鍛鍊』,並恢復正常視力,已有三年。之前我的視 力是:
─近視:右眼475度,左眼125度;視差很大
─散光:兩眼皆75度
─老花:兩眼皆300度
現在的我視力1.0,抱持回饋和分享的心情,替Leo在溫哥華和台灣開課,也共有五梯次,到2006年2月為止,嘉惠了約250雙大小眼睛。

視力鍛鍊講師

張瓊嬪Jocelyn Chang

 

 

現職 : 歐格利健康事業有限公司 執行長

經歷 : 健園生機店 – 健康家庭生機坊連鎖商店 負責人,台育期貨公司董事長特助

          國產期貨公司業務代表,寶瓶座安親班園長,迪吉多 (HP) 資材專員

學歷 : 元培醫事大學視光學士

2006年在公司極力培育員工的機會下,參與了Leo 老師兩整天的"視力鍛鍊課程"。 我原本左眼近視475度,散光250,右眼近視375,散光175。在兩眼視差嚴重的情況下常常偏頭痛,因此特別期待能上Leo 的課程。記得Leo 上課的第一句話便是 "如果你想摘掉眼鏡,此時此刻就取下眼鏡。就在單純的相信之下,我徹底的執行的取下眼鏡。神奇的事發生了!  我在第二天工作坊結束後,竟然忘了戴眼鏡就開車回家。  一路上也未查覺有何不舒服或恐懼,直到進家門的前一刻才發現某個熟悉的招牌好像比較模糊,這時才發現自己未戴眼鏡。 當下深深的體悟到在課堂中Leo 大師所言 - 我們是習慣於被困在眼鏡之後。

從此我便經常性的忘記戴眼鏡,讓眼睛有較長的時間放鬆,同時也讓眼肌回復其該有的調節能力。因此每日拋隱形眼鏡成為我視力鍛鍊的最佳輔助工具。2008年的秋天,有機會到印度進修瑜珈講師課程,由於匆忙趕飛機,而一時忘了戴眼鏡,連每日拋隱形眼鏡也忘了帶。  雖然如此但卻成了我視力進步的最大因素。在印度的半個月時間,我每日僅有少許時間能做視力鍛鍊,回台後卻發現所有的眼鏡都令我頭痛劇烈。  因此我在二小時內走訪住家5家眼鏡公司,每家給我不同的驗光數值,屆時讓我感到困惑,其中更有一家知名連鎖店家的店長還告訴我,我有老花,但是經過他的插片檢查卻告訴我需要配戴左眼近視250度,散光150度,右眼近視175度,散光50度。我再追問那老花呢?  店長竟然表示不知如何解釋!  事過三年在自己取得視光學士後,終於找到答案了。  現在我只有在夜間開車時 ,才需要配戴眼鏡, 我很高興我的生活裡, 因為沒有眼鏡的困擾輕鬆許多。

我希望能盡我所能協助有志堅決不戴眼鏡的人,拋棄眼鏡找回健康。